明清大码头和百年浮桥闻名于世的江西

文章简介:明清大码头和百年浮桥闻名于世的江西,在曾几何时那个漕运辉煌的时代,信江边的河口镇一定显赫而重要。如今虽然破败,但从长长的老街上,依旧能看出镇子当年作为一个码头的招摇和繁华。 江西铅山,在地名里铅字读(yan二声),同言。行政区域属上饶。三面山,北临河,明清时期商业盛极一时,历史。以下是小编收集整理明清大码头和百年浮桥闻名于世的江西相关信息。

  在曾几何时那个漕运辉煌的时代,信江边的河口镇一定显赫而重要。如今虽然破败,但从长长的老街上,依旧能看出镇子当年作为一个码头的招摇和繁华。
  江西铅山,在地名里铅字读(yan二声),同言。行政区域属上饶。三面山,北临河,明清时期商业盛极一时,历史上的赣闽交通要道,被称为“八省通衢”,闽江水系、瓯江水系、钱江水系 互相连通,又与鄱阳湖、长江贯通在一起。交通决定了重要的历史地位,各地会馆云集,字号遍地,商品琳琅满目,靠水吃水,无比富足。到今天为止,河口镇九弄十三街格局依然如故,明清古街在信江南岸,全长25公里,走了好久好久,路面用长条青石和麻石铺砌。据不完全统计,以往开设在这条街上的南北杂货、纸号、茶行、布店、药铺、油行、银楼、酒家、书肆,以及手工作坊等,店、厂共有540余家,老街上另有会馆、祠庙6处。有趣的是这里还没有开发。有些老房子开始有了大兴土木重建的迹象,但仍旧充满了生活气息,大部分的房子都有人在住,老人在门口聊天,孩子们在路上跑,下着毛毛雨,中年人在自家门里坐着抽烟,或是蹲着做一做篾匠的伙计。街上的青砖是从前的,车辙印清晰。这里没了繁华,有些落寞,但没有门票,没有商业气息,依旧是生活的味道。不过去年还是前年,这里入选中国历史文化名街,冠以国字头称号,拨款搞建设大兴土木写历史是必然的,离喧嚣热闹也不远了。
  第一张图片,是建于1875年的老字号药店金利合。是河口最著名的老店。正在维修。春联与石联并存。后面的则是不知谁家的侧墙。邻居们在修房,堆了不少沙子。
  这条街叫菩提庵弄。二堡街、一堡街和菩提庵弄是贯穿古街的三个部分。
  破破的街道,和零散的铺子
  四个被抠掉的字还能隐约辨认,“吉州福地”。此处乃是吉安会馆的门楣。“立商约,联乡谊,助游燕”,同乡们需要开会、联络、吃吃喝喝、互帮互助。应运而生工商会馆。出门在外老乡帮老乡,“以慰行旅,以安仕客”
  乡村景象。
  金老街,老门板,老砖,老人
  到处是粉色的小元素。这颜色在很多地方被人喜欢
  一群不知从哪来的男男女女相拥走过。老太太们凝视每一个过路人的脸
  福星?头,看不太清了。走几步能看到这种下沉的码头通路
  邮政局。
  到处都是危房。到处破破烂烂。
  这里要是整体开发,代价会非常之高。尽管历史上商业地位曾经很高,但说到底这里只是货物码头。很多大户人家和大商铺都被分占,破坏的一塌糊涂,除了个别零星雕花,石砖,整体面貌荡然无存,完全没有保留的意义。一个地方总要有观赏价值才会有人来开发,这样才会有经济效益。大多数游客,肯定更爱婺源,谁来这里?
  自制的烟斗和烟丝
  我过去闲谈把他吓了一跳,发现我没有恶意才放心。
  也许是我北方血统的身材过于壮硕?
  能辨认是“瑞丰祥棉布号”
  最著名的买卖铺子,金利合。仔细看,这些字都是被水泥糊上的,正在一点一点被起出来。能看见漂亮的柱子和砖雕。清同治十一年(1872年),丰城人何柱成开创的药号金利合,与全国500多家药号有业务来往,每年购销药材30多万斤。
  负责维修的古建单位女工正在干活
  很多房子还有人住。很多房子已经是危房。
  几只鸡
  观音堂的边上,写着“观音堂墙”几个字,下面有落款,民国卅五年岁次丙(?)孟冬月重修(吉?)立
  老城改造永远都是悖论。存在着各种问题。不改造,生活状况不好。改造,又是奔着打造文化去的。真有文化,真有味道的地方需要重新打造和建立么?好的东西被破坏,应该如何挽救?不懂,走的地方多了,越来越不懂
  对面的山叫九狮山,早期丹霞地貌。
  巨型雕像是辛弃疾的石像。辛大人北望中原,老街河畔只能看到背影。旁有大字,千古江山。
  又是斥巨资新建的。好像盖了一座辛弃疾公园?
  金龙鱼也要种点菜苗
  信江上的百年浮桥。信江的这一段也叫做狮江。
  桥创建于清光绪之十四年(公元1908年),浮桥全长187米,宽4米,由42只浮船用铁链连结而成。
  房子破不影响植物的茂盛
  老房子里开个小铺子养活家人
  江边有人做毛竹生意。老板在边上,表情看起来并不景气
  老瓦
  铅山戴家弄巷口的烧饼摊。
  三联生活14年年货特刊,有一篇文章,叫《江西铅山:失落的古镇与留存的饮食》。开篇便是这家烧饼摊儿。
  “陈金明做烧饼的速度很快。撕下一块面团揉开,包入一大勺肉馅,粘上辣椒粉和香葱,“砰”的一声拍在面板上,擀成饼状,再撒上芝麻。然后他把手伸入灼热的火 炉中,将面饼贴在炉壁上。火炉的温度很高,一般人把手放在炉子上面都难以忍受,而陈金明把手伸进去如同塞进自己的口袋。一分钟时间,肉香已经飘了出来,他 用长钳子将肉饼从炉壁上揭下,再略微翻转,补一下火。外焦里嫩,肉香扑鼻的烧饼就出炉了。”
  “每天早上6点半,陈金明都会准时出现在河口古镇戴家弄的弄堂口。他个子不高,头发已有些花白,但腰板笔直,神情倨傲。他今年58岁,是铅山河口古镇的标志人物,365天除去大年初一外,都会在戴家弄口出摊,专做烧饼,风雨无阻。这样的日子已经持续了28年。”
  老太太变擀面边跟我说,中央台刚刚来采访完。微微一笑,透着谦虚的,也透着骄傲。
  我买了一个。6元。馅料确实大,又香又脆,但并不觉得独特的值得大书特书。
  不过家乡的饮食并不一定需要多么繁复,怀念的也许就是普普通通的烧饼味道。
  到了江西,没事可以来铅山转转。

免责声明:凡本站未注明“原创”的文章均为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相关文章侵犯到您的权益,可联系本站删除admin@89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