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衣白帽富士山在东京的不同体验

文章简介:青衣白帽富士山在东京的不同体验,提起富士山,我脑海里立刻定格为一幅山尖白雪皑皑、山麓樱花盛放的孤傲火山画面。在与日本相关的一切事物中,几乎总能见到富士山的身影,它出现在和歌庄重清丽的词调中,也出现在江户时代的浮世绘创作里,它的痕迹散落在日本各处的地名、山名乃至公司名称中。以下是小编收集整理青衣白帽富士山在东京的不同体验相关信息。

  提起富士山,我脑海里立刻定格为一幅山尖白雪皑皑、山麓樱花盛放的孤傲火山画面。在与日本相关的一切事物中,几乎总能见到富士山的身影,它出现在和歌庄重清丽的词调中,也出现在江户时代的浮世绘创作里,它的痕迹散落在日本各处的地名、山名乃至公司名称中,我的第一次日本旅行,便始于这“白扇倒悬东海天”般梦幻的富士山下。
  从东京出发,汽车行驶在广袤的田野上,路旁的房屋、嫩绿的农田、苍劲的树林、以及丰厚的植被不时从眼前掠过,使人不免充满遐想,心旷神怡……,啊,富士山!措不及防中,向往已久的富士山就这样透过车窗猛地映入了眼帘,富士山确实美丽,圆锥形的山姿高耸于白云之上,若隐若现,因为拥有傲视整个日本的高度,山峰显得格外清冷孤寂。山顶终年积雪,阳光下,像一顶闪闪发光的雪冠,青衣白帽,风韵天然。螺旋状的帽子云像一张斗笠冠在白雪皑皑的富士山之巅,在蓝天的衬托下,戴着雪冠的富士山“万古天风吹不断,青空一朵玉芙蓉”,不愧为世上少有的奇观。
  如同国人钟情于泰山一样,日本民众也把富士山视为自己心灵的故乡。因为天气的原因,我们的观光车今天只能来到一合目,一合目的海拔是1200多米,信步踏上火山岩,真实的感受到脚下黑色的熔岩砂砾,双脚被深深埋在砂石中,每一步都变得沉重而踏实。拾起一块赤色的火山石仔细端详,凹凸不整,高温下形成的气孔大小不一,不知是暖色调的缘故还是心理作用使然,留在手中总有暖融融的感觉。身在富士山中,不仅能够投身于大自然的怀抱,更可以和圣山来一次零距离的对话,好似修行一般,纯净而神秘。一条条薄纱迎面飘来,原来是雾,先是一缕缕,再是一团团,最后封锁了整个山顶,两旁的景物模糊起来。我,自然成了雾中人。和自然比起来,人类的智慧是多么的渺小,尤其是富士山的自然力量是如此的浩瀚巨大又变幻莫测。云涌、风起、雨落,每时每刻都令人捉摸不透,也正是这富士山的千姿百态才给人以心灵的巨大冲击,令人震撼不已。
  从富士山驱车下来,行至富士山脚一个叫“忍野八海”的小村,一进忍野村,就给人以明丽、清爽之感,仿佛来到了童话世界。小村与美丽的富士山合为一体,池池相连,溪溪相通,阳光照在明镜似的水面上,波光粼粼,如梦如幻。站在圆圆的涌池旁,我心中不免惊呼起来,那水太清澈了,一眼就可望到底,池底绿色的水草把游动的黄、白色的鱼衬托得特别生动可爱。泉水不断地往上涌,水面上冒着水花,树枝、蓝天、白云、游人,似乎都沉落在池子里,那是人和景物的清晰倒影。巡着潺潺的水声,抬头一看,只见宽阔的水泥台上,用日文写着:“富士山的雪水”,原来忍野八海在1200年前就存在了,是富士山融化的雪水流经地层过滤而成。因水质清冽甘甜, 昭和九年被日本国家指定为“天然纪念物”,是日本著名的国家级“美水”。游客们纷纷在饮水台前,捧饮圣水。我也尝了尝,冰凉中透着丝丝甘甜,堪比优质矿泉水。
  这真是一个极美丽的小村庄,小路两旁散布着日式建筑风格的民居,白色的墙,咖啡色的屋顶,正面都装了整排的玻璃窗,院子里种了各色花木,红的红,绿的绿,还有那牵牛花,以它的生命力顽强地爬上了房檐,建筑风格干净简洁,显示出浓郁的乡村景象。村中还有几座至今保存完好的江户时代的建筑,茅草屋顶,木构建筑,为小村凭添了几份古意和生趣。日本庭园之美,在于它把大自然的美和人工的美巧妙结合起来,处处体现着洗练、素雅、清幽,体现着日本人特有的审美情趣。
  忍野村的旅游促销也非常成功,各家各户将货品集中在一个水池旁边的商场内促销,各种吃的、用的、玩的、欣赏的、纪念的,应有尽有。试尝的物品琳琅满目,可以看到和尝遍各色糕点、当地的土特产,农民们卖着自己做的酱菜、蔬菜,妇女们在做着菜包子卖给游客。有名的特产——用泉水酿制的豆腐,可以蘸料生吃,别有风味;自制草饼,是用可食用的草加入大米粉做成,烤热了吃,口味的确不错。

免责声明:凡本站未注明“原创”的文章均为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相关文章侵犯到您的权益,可联系本站删除admin@89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