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茶馆喝茶的所见所闻

文章简介:老茶馆喝茶的所见所闻,这是老行第三次到达成都。前两次都是路过,没好好看,这次是专程看成都和她的周围。不管是宽窄还是杜甫等地,有一个地方必须得去:双流县彭镇老茶馆。这是缘于著名搜狐博客光影无忌的一篇博文而慕名前往。她的摄影水准很高,片子赏心悦目,曝光和角度拿捏精。以下是小编收集整理老茶馆喝茶的所见所闻相关信息。

  这是老行第三次到达成都。前两次都是路过,没好好看,这次是专程看成都和她的周围。不管是宽窄还是杜甫等地,有一个地方必须得去:双流县彭镇老茶馆。这是缘于著名搜狐博客光影无忌的一篇博文而慕名前往。她的摄影水准很高,片子赏心悦目,曝光和角度拿捏精准,所以对那老茶馆念念不忘。且不管我们这几个蒜头能否拍出光影无忌的水准,但勇气和好奇似乎战胜了一切。
  到成都的头一天是三月二十九号,阴霾霾地不见天日。前两次到成都,也没见过成都有太阳,似乎成都这地方天生就没有过太阳,这次有心理准备也没抱什么希望。第二天一早起床觉得宾馆的窗帘上亮堂堂的,心里便一阵狂喜。老天给力成都给面,老茶馆一定有好光线。但上午还得陪一个摄友去双流县的另外一个乡镇企业看看金丝楠木家具,在那吃了中午饭才能前往。闲话按下不表,下午两点半我们到达彭镇,老茶馆很好认有路牌标着。午后的阳光耀眼的很,一行人觉得运气不错,同时也觉得自己人品特好。
  一走进那老茶馆,立刻有一种很久很久都没了的感觉:这不是小时候的家乡吗?亲近之感油然而生。两间打通的老门面屋,进深大约十五六米,面宽也就八九米样子,正门在北边。门外几张旧桌子边早已经围坐了几位老年茶客,一个个脸上写满了故事,从容而淡定。里边中部右侧是一座烧水的蜂窝煤老虎灶,高低不平的泥巴地带着小坑坑;你再看那蜂窝灶,烟熏火燎破旧不堪,一边墙角的大餐桌也是杂乱无章。灶头的上面有五六个火眼,几把铝制水壶吹着热气;再看左边紧凑地放着四五张茶桌,每一张围着四五个竹椅,椅子上坐着的都是70-90岁的老头,大概是这里的常客。他们有的叼着烟管,有的微闭着眼,互相轻声地说话,偶尔呷一口茶。见到拿着长焦镜的我们进屋,只当没看见,依然抽烟喝茶。
  等我们在最里边一张桌子边坐下来,茶倌立刻上来为我们沏好了茶。我们也无心喝茶,一个个心急火燎地离开椅子开始捕捉我们心中的画面。左等右等也没有看到光影无忌镜头里的耶稣光出现。等我们弄明白怎么回事,每个人大概已经摁下200多次快门了。一晃就是下午四点半,众人停下来喝了口早已经凉透的盖碗茶,“茶倌,帮我们冲点热茶来!”。
  我没话找话地与邻桌的老头攀谈。我递了一根烟过去,那位也不客气熟练地把烟装进他那特有的烟斗里慢悠悠地点起来。没等我开口说话,他边抽便问:你们从哪儿来呀?
  还人品好呢?我们几个面面相觑,尴尬地一笑:都不知道上午才有那光线而下午不会再有。不过这回可以找借口了:不是我们无能,而是光线太狡猾了。再说了丑媳妇还得见公婆呢。不过我对这点还无所谓,倒是有别的担心,从进屋到起身告辞一直惦记:这老破房子怎经得起一场稍微大一点的暴风雨袭击?真想留下来为他们做个修缮的方案:保证修旧如旧,既便宜又结实!后来一想不禁莞尔:天府之地人才济济,哪轮得上我这个远方来的建筑师一展身手?况且还拿着镜头到处晃悠不务正业!
  不过呢,建筑师很少来这儿;摄影师又看不出危险;怎么办呢?
  1,从北门进入,踩着脚下的泥巴地环顾左右,自然而然地往里面去,右面挂着的亲王戏服是什么意思呢?右边的客人是游客。
  2,门外的老茶客。年轻的和背包的也都是游客
  3,这就是投递那一束耶稣光的气窗窗口。它的房梁是杂树木料,没有一根是看得上眼的,不仅粗细不均而且歪瓜裂枣
  4,多久没见这老虎灶了?烟熏火燎破败不堪。
  5,不一会儿,有一个壶开了
  6,紧接着又一个壶开了。这时你会不会想起那句著名的歇后语来?当然这里没有白老爷白喝茶,只有行老爷白拍照
  7,左边全是本镇的老茶客,据说每天都来喝一杯老茶打发时间
  8,老茶客都是70岁以上年纪
  9,看腻了花开花落,声色犬马,因而荣辱不惊,从容而淡定
  10,这位老者是年纪最大的,有90了,精气神还不错
  11,烟抽的够劲,听力也不错!
  12,他的眼睛里有故事
  13,一个个抽着老卷烟,喝着老叶茶,倒也无病无灾。当然,老行不是说抽烟有益健康啊,别误会了!
  14,这位大约70,抽卷烟了

免责声明:凡本站未注明“原创”的文章均为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相关文章侵犯到您的权益,可联系本站删除admin@89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