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布拖:不一样的大凉山亲身体验

文章简介:走进布拖:不一样的大凉山亲身体验,大凉山留给外界最深的印象,就是贫穷、落后还有懒惰,贫穷也是大凉山的代名词。最近几年,吸毒、艾滋病也时常见诸报端, 让大凉山成为舆论的焦点。也正因为此,吸引了大量慈善机构和摄影人,给平静的大凉山,平添了些许涟漪。 为了赶时间,我们直接包车,从。以下是小编收集整理走进布拖:不一样的大凉山亲身体验相关信息。

  大凉山留给外界最深的印象,就是贫穷、落后还有懒惰,贫穷也是大凉山的代名词。最近几年,吸毒、艾滋病也时常见诸报端, 让大凉山成为舆论的焦点。也正因为此,吸引了大量慈善机构和摄影人,给平静的大凉山,平添了些许涟漪。
  为了赶时间,我们直接包车,从云南的罗平到大凉山的布拖县,十多个小时,我们一路颠簸,到大凉山的首府西昌,己经是华灯初上的晚上,我们来不及欣赏璀璨的夜景,匆匆在路边填饱了肚子,继续前行。
  车出市区不久,就进入林区山道,此刻,天空下起了雨,大雾弥漫,能见度很差,九十多公里的路,开了两个多小时。到布拖已近凌晨,赶到布拖大酒店,预定的房间已没有,临时出去找到一商务酒店,开进去一看,条件差的不能容忍,连夜出去找到皇朝大酒店,可当晚没房,为保证第二天能入住,我们及时交了定金。
  第二天接我们的司机早早就来了,当我们说想到最贫困的村里去,不想到大家都去的地方走,他马上反对,说你就在布拖几天时间,不可能到那么偏远的地方去的。最贫困的地方还没有通路,骑马至少要走3天,计划不得不在一开始就调整。经过协商,我们还是决定听司机的,因为我们对布拖不了解,只能告诉他,我们要拍什么题材,而他情况熟悉,又是专门带摄影的。
  不知道为什么起了这么好听的名字—火烈鸟乡,火烈鸟乡离县城不远,路也很好。随着走村串户的深入,心突然间沉重了,这里的贫困、环境卫生之差,超过了我的心里承受能力,可以说村子里没有卫生一说,也别说道路的泥泞,就是那遍地的牛羊粪,让你都无从下脚。
  看到一户人家的门敞开,我踮起脚尖,沿着屋檐下的石头,走进他的家,漆黑的屋子让你眼睛一下适应不了,几秒钟之后才看清,进门的左边就是牛圈,小孩就在牛圈前看书,右边靠墙铺了一张床,床的四周全是装满东西的蛇皮袋,不仔细看你根本不知道这是床。小孩说他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爸爸妈妈和奶奶,姐姐睡在楼上,奶奶就睡在火塘边上,这种人畜混居的生活状态是我们难以想象的。
  我都不知道他们建的房子,为什么门前总是不平的,在益吉村,我们看到一个诺大的院子,推开院门要下坡,才能到他房子里。一进去看到墙根底下站了一排小孩,有两个小孩还抱着小孩,她们在高兴地嬉戏。整个院子都是好几十厘米深的牛羊粪,走过去都漫过了鞋面,她们的家也是漆黑一团,只有借着门口的那束光,才依稀看清,门口是牛圈,里面是两张床,一个火塘,塞满了各种东西,也是典型的人畜混居家庭。
  大凉山的人,应该都是很随性的,他们可以席地而坐,席地而睡,他们可以一个人,也可以几个人。他们不在和谁作伴,他们可以和村里人躺在一起,也可以和自己的猪躺在一起,兴起时他们还会骑上羊背一路走。
  他们最大习惯可能还是不喜欢洗脸洗澡,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他们的手伸出来,都有一层厚厚的油污,但大凉山不缺水,随处可见潺潺的小溪,可能也就是个习惯。当地卫生管理部门,也注意到了这种不良习俗,在布拖县人民医院,我看到医生电脑的屏保,就是养成洗手习惯的宣传画,但要改掉这个习惯,还是任重而道远的。
  在鹅里坪乡的集市上,我又发现几个值得一说的事,老老少少来赶集卖鸡,为什么他们要把鸡藏在衣服里面卖,还有他们很喜欢喝酒,一个喝,几个人也喝,在一个小商店里,二十多个人蹲在一起喝,还有些人边走边喝。
  大凉山很大、很穷、很不卫生,但大凉山也有他们自己的快乐幸福,他们的满足感和幸福指数,肯定高于我们。他们服饰穿戴,还大部分保留着历史的原貌,一些历史习俗的传承,还是较多地沿袭下来的。
  窥一斑而见全豹,而我在大凉山的几天行走,只是皮毛肤浅的认识,大凉山对于我还只是一个迷,一个局外人看大凉山,也只能是见到什么说什么。大凉山希望你好。

免责声明:凡本站未注明“原创”的文章均为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相关文章侵犯到您的权益,可联系本站删除admin@89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