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岁开始挑战高度与人生的极限她

文章简介:40岁开始挑战高度与人生的极限她,这是我写的第一位人物专访,敏子老师带给我的震撼很多,46岁,我们会在做些什么?46岁,她从6178米的青海玉珠峰登顶归来。读一读她的经历,在这个盛夏,从心上刮过一阵席卷一切的风图拉米苏 女人40岁,生活已经成为了一种模式,仿佛不会有任何的不同了。然而。以下是小编收集整理40岁开始挑战高度与人生的极限她相关信息。

  “这是我写的第一位人物专访,敏子老师带给我的震撼很多,46岁,我们会在做些什么?46岁,她从6178米的青海玉珠峰登顶归来。读一读她的经历,在这个盛夏,从心上刮过一阵席卷一切的风——”——图拉米苏
  女人40岁,生活已经成为了一种模式,仿佛不会有任何的不同了。然而46岁的她,前几天刚刚从海拔6178米的青海玉珠峰归来。一个月后又要去新疆攀登中国冰川之父——海拔7546米的慕士塔格峰。
  敏子,我其实并不知道该如何介绍她,她的身份很多,前半生安安稳稳的做了贤妻良母职业女性,40岁,她却选择了征战四方——那些雪山、无人沙漠。并且,将在攀登慕士塔格峰之后,将自己的攀登探险经历写成一本书,将她所经历的生死瞬间,以及感悟娓娓讲述给读者。这也是她的梦想。
  每每看到她发的那些图片,我的内心都会觉得特别感动,心跳都会加快,你知道那种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的感觉吧?记得我站在海拔1400米的草原天路上,眩晕和恐惧让我想要回家的时候,我才稍稍有所了解,海拔6178米是什么概念。
  对她,我似乎有一种崇拜,因为她所做的事,是我,是很多人一生都无法企及的。我们只有通过图片才能了解到的,那些让人窒息的景色,她却经过艰苦的攀登,冒着生命的危险亲眼领略,再用相机记录下来。
  我佩服她敢于冒险,敢于将自己放置在极限之中,而将生命交给极端的自然,敢于在40岁的时候去实现梦想。
  她的梦想在2010年真正的得到了实现。那是去攀登新疆境内的海拔4480米“中国一号冰川”。而激励她的,是一个故事:“英国33岁的女探险家汉娜米肯德40天极地探险孤身闯南极”,女探险家在没有任何后援的情况下,孤身拖着重达100公斤重的雪橇上的装备,在-35°的南极冰原上艰难跋涉707英里,最终抵达南极终点。”毫无疑问这是一次极限而痛苦的行程。这篇报道在她的脑海里沉淀已久。她下决心想做一次雪山攀登的尝试。随后,在著名登山家、新疆乌鲁木齐登协主席王铁男的邀请下,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梦想。
  我曾经问她,攀登那么高的雪山,不怕吗?想没想过万一,想没想到过死亡?她的答案是肯定的,但是对于挑战极限这件事,却没有一丝的踟蹰和犹豫。
  我们约好,等她从玉珠峰回来,我要写一篇关于她的故事,然而就在这一次,她们经历了一次惊心动魄的时刻。2016年5月3日冲顶玉珠峰(6178米)时,在距离峰顶大约还有150米处,她们的团队一行7人正在艰难攀爬过程中,她突然发现前面的队员一动不动地卧在亮冰上,她赶紧招呼身后80米外的向导,向导急匆匆赶了过去,抱起了那名在冰坡上趴了足有20分钟的队员进行急救。“他是严重高反体力透支了”向导说。
  大家当时心里非常害怕,担心这名队员有生命危险,敏子也在心里想“下一个不会轮到我吧?”“我能否坚持下去?”之后呼吸变得非常急促,出了一头冷汗。但这种念头一闪而过,强大的冲顶欲望和不服输的劲头驱使她最终登上顶峰。
  敏子回来后跟我说,登山是一项快乐与危险并存的户外极限运动,它不仅是对身体素质的挑战,更是对心理素质的考量,克服畏难心智比克服高海拔更加困难,这是对信心和意志力的极度考验。
  听了之后,我觉得这个世界上,似乎没有什么难事可以让她退缩。那个场景,如果是我,一定会赶紧撤下去了。我是个特别胆小的人,坐飞机都会心惊胆战。说白了就是怕死,于是特别佩服那些“不怕”死的人。其实这世界上哪儿有不怕死的人呢?只不过他们更有勇气和挑战自我的能力。
  死亡离这些挑战极限的人们有多远呢?呼吸之间。
  2011年10月,敏子随着新疆吐哈野骆驼摄影探险队第二次穿越死亡之海罗布泊,而且是从极少有人穿越的北岸。进入罗布泊腹地300公里处,她们一身性命所系的越野车“沙漠王”就一头扎进了一片白花花的“夺命”大盐泽,斩断了穿越的希望,处在这种状态中最大的担忧是不知事态会恶化到什么程度。如果“沙漠王”不能解困,就只能派两人徒步70公里到罗布泊湖心保护站求救,剩余人员要在这孤守待援四、五天。求救成功与否只能靠老天保佑了。最坏的情况,大家都没法走出这片死亡之海。敏子她们那一刻被恐惧和死亡笼罩着。大家急忙下车,却瞬间被看似坚硬的盐泽没过脚腕。脚踩在盐泽里,越陷越深再也不能动弹,盐泥塞满鞋子。两个半小时后她们硬是用铁锹、手把越野车从盐泽里挖了出来。
  虽然我自己不极限挑战,但是也绝不会问她:“为什么要玩极限挑战呢?干嘛要这么折腾自己?孩子都那么大了,自己玩命干嘛呢?”。因为这是每一个人自己的选择,是每一个人面对自己的生活和人生的权利。如果我能做到,就会与她同行;如果做不到,则会为她的努力喝彩。
  敏子没有质疑过自己的选择,因为那是她的梦想。因为她热爱。即使遭遇生命就在呼吸之间的危情。
  她的理想的生活不是围观,而是去经历,在经历中去体会希望和绝望、激情和无力、风暴和安静、摩擦和妥协、尖锐和圆融。生命只有一次,她想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这就是攀登。经年的种种经历,无不以坚忍不拔的个性和乐观向上的生活态度有关。它使生命有了一次次明确的旅行,有了确定的开始和结束。
  我认同她的生活状态,那个练习冥想的她,在健身房挥汗如雨的她,和家人朋友出游的她,出则攀登探险,入则温婉贤淑。不登山的时候,她喜欢摄影和写作,找到了自己在这个社会最妥帖的存在方式。
  她说:“我经常一个人走在路上,用相机与文字记录下沿途的风景,不断寻访当地的历史与文化,去深度挖掘具有人文情怀的故事。沉浸其中,不断积累和最忠实的表达,把我所经历过的事,所看到的景致,所采访的对象详细告诉我的读者就可以了,是我的立场。
  在这物欲充溢,人心浮躁的社会,选择沙漠的独步,雪峰的亲历,古道的寻根,甘于历尽艰苦而来,与大自然亲密接触,一切深层沟通必须以脚步、目光、乃至整个血肉之躯作为船筏。虽然曾经身受重创,却依然笑着仰望着星空,期望并实现着一次次去与大自然的圣洁亲和、对语,这本身就是关于生命,生活意义的最好答案;这本身就是一个个打动人心的故事。
  我遵从了内心的召唤,及时去做了想做的和喜欢做的事情。我离城市远了,却离精神的旅程、离冥想的脚步、离语言的欢乐近了。而且,更为重要的是,在路上,我见识并见证了一个个美好的群体或个人,是他(她)们莹润了我的生命。每一次的新的旅程,每一个和我走过一段的人都值得感激。”
  我很喜欢她说的一句话:生命,不长不短,刚好够用来好好看看这个世界。
  而我们,现在也好,将来也罢,梦想何处安放?是否敢于在一切已成定局的时候做出改变,让生命变得与以往不同?

免责声明:凡本站未注明“原创”的文章均为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相关文章侵犯到您的权益,可联系本站删除admin@89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