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靖土楼:歇脚的旅人也能悠然自得

文章简介:南靖土楼:歇脚的旅人也能悠然自得,六月的岭南,温润清凉,没有三伏天气的狂躁,多的是娴静安逸到极致的无聊。 到达南靖土楼的时间正值傍晚,正是一天最美好的时刻,夕阳西下,岭南群山忍不住腾起了晚雾,土楼的砖瓦顶冒出袅袅炊烟,人们或抬着农具慢腾腾的往家里晃荡,沿途三五好友相互点头示。以下是小编收集整理南靖土楼:歇脚的旅人也能悠然自得相关信息。

  六月的岭南,温润清凉,没有三伏天气的狂躁,多的是娴静安逸到极致的无聊。
  到达南靖土楼的时间正值傍晚,正是一天最美好的时刻,夕阳西下,岭南群山忍不住腾起了晚雾,土楼的砖瓦顶冒出袅袅炊烟,人们或抬着农具慢腾腾的往家里晃荡,沿途三五好友相互点头示意问好;或孙儿绕膝,手上拿着刚采的狗尾,也有路边不知名的野花,简单到如获至宝细致到微舍不得碰断脆弱的茎干……
  说起南靖,土楼总是跨不过去的,作为中国民间建筑的瑰宝,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大型民居形式,土楼享誉世界。土楼是以生土为主要建筑材料,内部主要以木结构承重,并不同程度的使用了石材的大型居民建筑,主要分布于福建西部和南部,为迁移至福建的客家人所建。土楼建筑表现出儒家思想下大家族共同生活的传统家族理念,在抵御山林野兽和抗击倭寇的背景下创造出来,具有强烈的军事防御功能,历经唐、宋、元、明、清直至民国时期。
  晚饭时间已经是华灯初上,南方的太阳总是没有北方的留恋人间,娇羞的隐入群山之中,土楼也迎来了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候。黄土墙与暗黄的暖色调夜灯是绝配,白天安静的“四菜一汤”,如今张灯结彩,安抚辛苦一天的住户。土楼是以家族聚居,楼里的住户基本都是亲戚,晚饭期间,亲戚们你来我往,寒暄邀请,中国人是最融入这样的亲情中的,土楼的时光,从不欺负歇脚的旅人。
  第二天漫步南靖土楼,终于看清了她真实的面纱。来之前就一直在想,土楼这样的一座座住着两百多户的圆楼,里面会不会像周星驰电影《功夫》中包租婆的院落一样杂乱无章,乱象丛生。事实上,目前生活在土楼的大部分住户的现状可能就是如此,房间相互紧紧挨着,但却又相互独立,一层是做饭吃饭的地方,如今也成了居住在土楼里的人买卖小物件做生意的地方。二楼是他们的杂物室,堆满了各种废旧的物什和一些大件的用具。三楼四楼则是休息的卧室。一如想象中的样子,真正走进他们居住的生活区域,确实是有一些脏乱差的现象,一上三层四层,就能看到家家户户用一根竹竿晾晒衣服,还有一股气味浓郁的怪味儿......可是我想,土楼给我最大的惊喜,也许就是这个,那样原汁原味的面貌,充满着强烈的生活气息,一路走来,令人倍感真实。和很多充满着强大的商业气息的景区不同,走进南靖土楼,会让你感觉走进了土楼人家的生活里。
  安坐在门口的白发老人,回乡发展旅游事业的青年,躺在石板上休憩的柴犬,久居城市,天天面对钢筋水泥的我突然明白了什么,在这个没有学区房,没有挂不上号的医院的小村子,他们的生活来源仅限于几亩地,一个小门面,但是他们的脸上却有都市白领的久违的安详和舒适。
  到了午饭时间,陈阿婆熟练地在自留菜地里拔下刚刚成熟的萝卜和白菜,来到作为公共区域的洗菜池,将绿色无公害的自家蔬菜洗净,回家提起水桶,在千年老井中取出甘甜的泉水,倒入只有我们小时候才见过的大瓷缸,只有当地人知道,泉水磨的豆腐才叫嫩;泉水煮的米饭才叫香;泉水熬的汤汁才叫鲜;泉水养育的客家人才不会忘祖。陈阿婆说,自己从小就喝着这口井水长大,自己的父母、公婆也是,这口井水看着这的土楼从一栋变成现在的“四菜一汤”,子孙变多了,可是生活方式没有变,对祖辈的传承没有变,说着,她转过头,给自己的小孙子喂了一口泉水山药炖鸡汤,小孩痴痴地笑了笑。
  靠坐在土楼一楼的门槛上,看着窗台上睡得“死去活来”的家猫和窗台下安详的“汪星人”,阳光微热,照在它们的脸上,也照
  在陈阿婆和小孙子的脸上,照在青年们的脸上,照在像我这样的旅人的脸上。我想,在这南岭群山里,在土楼里,在这极致无聊的安详里,南靖的土楼不欺负歇脚的旅人。
  “我多么希望,有一个门口,早晨,阳光照在草上,我们站着,扶着自己的门窗,门很低,但太阳是明亮的,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顾城《门前》

免责声明:凡本站未注明“原创”的文章均为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相关文章侵犯到您的权益,可联系本站删除admin@89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