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顺场:红军的胜利与翼王的悲剧

文章简介:安顺场:红军的胜利与翼王的悲剧,从石棉县城出发,走的是省道S211线,一路沿大渡河上行。景随车动,心随景动。右边是俊秀的高山,左边就是蜿蜒的大渡河。虽然一路盘山,路不算宽,但路况极好。不时能看到两山间的空地上挨挨挤挤的农舍,两三层的民居不在少数,看得出来,这里的农户现在的生。以下是小编收集整理安顺场:红军的胜利与翼王的悲剧相关信息。

  从石棉县城出发,走的是省道S211线,一路沿大渡河上行。景随车动,心随景动。右边是俊秀的高山,左边就是蜿蜒的大渡河。虽然一路盘山,路不算宽,但路况极好。不时能看到两山间的空地上挨挨挤挤的农舍,两三层的民居不在少数,看得出来,这里的农户现在的生活条件好起来了。
  安顺场古镇山环水绕,雄奇峻美,竹林茅舍,田园风光浓郁。一条数百米长的老街,全是穿斗式檐廊或片石砌木结构。檐廊在一直线上,整齐划一,高低一致,是典型的晚清、民初川西民居街巷。在狭窄幽长的过道两边,彝族老婆婆们倚着门栏在聊天,几只猫儿安祥地卧在青瓦房顶,偶尔在睡梦中撑几个懒腰。整个小镇被翠绿的群山和湍急的流水包围,好像是被遗忘的地方。
  其实,这哪里是一座被遗忘的小镇,恰恰相反,这座小镇在短短的72年之间,见证了两场在中国历史上出名的战役。清代同治二年5月(1863年),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率军抵达安顺场(当时名叫“紫打地”),准备北渡大渡河。由于受清军围堵,又遇洪水暴涨,石达开全军覆没,太平军将士血染大渡河,留下了千古遗恨。
  “五月安顺不渡河”当地自古有这样的老话,时间过了72年(1935年),同样也是在5月,毛泽东率领3万红军抵达安顺场,依仗天险严密布防的反动军阀疯狂叫嚣“让朱(德)、毛(泽东)成为石达开第二!”两个历史故事惊人相似地开始了。可是,宁愿睡街上也不扰民的红军深深地打动了当地人,在当地船工的帮助下,红军17名勇士,用仅有的一只小木船,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强渡水深浪急的大渡河,打通了前进通道,成功地摆脱了国民党的围剿。几乎是同样的行军线路,在同一个渡口,历史在这里上演了截然相反的一幕,这正是“抢渡大渡河”最大的历史魅力所在。安顺场也因此被后人称为“翼王悲剧地,红军胜利场”。
  “安顺场边孤舟勇呀,踩波踏浪歼敌兵呀,嘿啰、嘿啰!……”一位在河边闲坐的老乡悠然地哼唱着歌谣,我闻声和老乡攀谈,原来,这位老乡的爷爷当年还曾帮助过红军,那时爷爷27岁,带领红军翻越拖乌山,从马鞍山垭口进逼安顺场。因为路熟,让红军抄近路,赢得了占领安顺场的战机。一路上,红军对他照顾有加,给好饭好菜吃,还给酒喝,他一直感念不忘。漫步安顺场大渡河边,当年红军强渡大渡河指挥战斗时的碉楼和红军机枪、火炮阵地等旧貌依然,一座用白色花岗石塑造的红军战士石雕头像传神逼真,炯炯有神的双眼注视着当年浴血奋战过的大河,似时刻热切地关注着脚下的热土。这条发源于青海,全长1100多公里的大渡河,自北向南入石棉县境内,在安顺场却突然折东而行,也许本就注定安顺场会成为历史的转弯处。

免责声明:凡本站未注明“原创”的文章均为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相关文章侵犯到您的权益,可联系本站删除admin@89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