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村已经等待你千年再不去就晚了

文章简介:郭村已经等待你千年再不去就晚了,对于爱好旅行和摄影的人,皖南就像一个宝藏,每次去都会有收获。 我理解的皖南应该就是古徽州府及周边的地域,大概是现在皖南赣北的部分地区。这是一片神奇和神秘的土地,文化底蕴深厚,自然风景清秀,传统民情鲜明,这些因素共同形成了绝无仅有的徽州景色。。以下是小编收集整理郭村已经等待你千年再不去就晚了相关信息。

  对于爱好旅行和摄影的人,皖南就像一个宝藏,每次去都会有收获。
  我理解的皖南应该就是古徽州府及周边的地域,大概是现在皖南赣北的部分地区。这是一片神奇和神秘的土地,文化底蕴深厚,自然风景清秀,传统民情鲜明,这些因素共同形成了绝无仅有的徽州景色。春天的油菜花、秋日的红枫叶,如果没有灰墙黛瓦的点缀,略显单薄;斑驳的马头墙,清亮的石板路,如果没有袅袅炊烟的缠绵,顿失生机;一汪桃花潭水,正因李白的诗,深得盛满着千年的时光;一座寂寞小村,藏着雕梁画柱的百年老屋,让人充满遐想......这里,就像一幅幅水墨画,画着风景、载着历史、飘着墨香、融着生活,需要慢慢展开,慢慢品味,慢慢感悟,无论风雨,是否艳阳。你可以登高远眺,沉醉于大自然和人文共同绘就的仙境,也可以循着潺潺溪水,去村里感受厚重的传承和淳朴的民风,这里,总会有你想要的。
  皖南的山谷峰巅,散布着诸多的村落,交通的闭塞让它们一度与世隔绝,随着旅游开发,如今却像又童话一般出现在世人面前。伴随着名声渐起,很多村子如今已经开始收取门票,开辟出大片的停车场,各色客栈和饭店也接踵而至,迎接着一批一批的“正规军”和“游击队”,写满童话的书卷页,似乎也被溅上了油花和尾气,多了热闹,丢了本真。如此,那些藏在深山云海里,未被开发,如同睡美人般寐在深闺中的原始古村,愈显珍惜。厌倦了钢筋水泥间的聒噪和世俗,如果能寻一处这样的村子,打开穿越之门,开启一场醉心之旅,那才是真正的不枉此行,只是,这需要诚心和运气。遇到郭村,就是这样的运气!纵然是连日山雨夜行、风餐露宿,但值了!连绵不断的秋雨就在到郭村时停了,而且有了太阳,在最好的时间遇到最美的郭村。
  郭村,隶属于安徽省黄山市黄山区焦村镇,位于039县道并入218省道交汇处西南行5公里左右的路边上。村子安卧在一个小山环抱的盆地,有一条只能一辆车通过的蜿蜒土路与218省道相连,因为位置低,在省道上几乎看不见村子全貌,若不是路边竖着一个略显孤独的写着“千年古城郭村”的牌子,绝不会引起任何赶路人的注意。我们也是在车子开过数十米后,回味牌子上的内容,才倒回来的,也许这就是运气的开始吧。
  关于郭村,早在500多年前,明代诗人程树本就用一首《秋日东门楼晚眺》凝固了当时郭村的繁荣与美景:“碧天云净万峰低,纵目东园秋色迷。红楼满庭风飒飒,黄花遍地草萋萋;暮烟横镇山俱断,鸿雁远飞霞与齐;日落波光相映发,游人如在武陵溪。”诗中之所称“游人”,从一个侧面写出了古时郭村的繁华。这个深居山中的村子,自唐代有村,宋时成型,恰好位于当时古徽州府、宁国府和池州府三城交界处,估计是郭村安详慵懒的气质吸引了来往奔波的路人,这里很快就成了承载异乡客梦乡的驿站,各种茶馆酒肆和客栈沿村中通行道路逐渐多了起来,青石板路从村头砌到村尾,村中还专门修建了广场,供客人聚会休闲。以当时的情形,彼时的郭村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城了。
  岁月如梭,时光荏苒,所有的辉煌终会有暗淡之时。如今的郭村仿佛还在睡着,安静地躺在小山的怀抱里,也许梦里还有千载前的灯笼高挑、石板清亮、人声嘈杂。我们到达郭村时已经完全没有雨了,村头的雨后的稻田绿中透黄,能闻到稻谷的清香;霞光从云雾缝隙里洒在斑驳的马头墙上,远处小山如黛,云雾缠绕;穿村而过的恒河水和村中数条溪水奏着千年的旋律,脉脉隽永;荷锄而归的村民悠闲地往村里走,身后的狗狗摇着尾巴忠实地跟随着,丝毫不理会我们的车子。于是,我们也继续前行,走入这幅世外桃源的画里......
  让人感动的是,虽然黄山市在2011年就开始保护和开发,但眼前的郭村仍然是那么原始质朴,感觉不到一丝商业味道,黄昏的阳光里安详静谧,就像小时候有爷爷奶奶的老家,连炊烟的味道都是那么熟悉。
  村口就是那条曾经繁华的石板路,大约一公里长,有几个不大的弯,一直通向村中的广场。其实,整个郭村都是石板路,因为这里就盛产青石板。主路的两侧大大小小的巷子幽深神秘,总忍不住会从主路上偏离进去,粉墙上的苔藓生生不息,由绿而黑,墙皮上一圈圈的花纹是岁月腐蚀留下的时光密码,不知何人能够破译。
  尽管有“百村千幢”工程,但村中还是有很多老房子年久失修,濒临消失。主路边上两位老人休憩的空地居然就是一座已经消失的古宅的宅基地,老人认真地给我们介绍哪里的门槛,哪里是主房和偏房,哪里是天井。看来这里曾经住着的也是一个富裕人家,只可惜了房子。但愿现在的开发者们,首要的是先把老宅子保护好,不要再让它们一个个的湮没。
  皖南的村子就是不缺水,恒河穿村而过,在村外与郭村河汇合。村里石板路两侧有两道暗渠,不知从何而来的流水向前奔涌,在村广场和注入恒河。渠水一多半是被石碑盖在路下的,只是在住户密集的地方有几段露天的。郭村的渠水与其他村子的不同,不是排污水的下水道,水质清澈,村民们只在里面洗菜而不洗衣。
  和很多村子一样,郭村的街面上能看到的几乎都是老人和孩子,快到黄昏的时光里,农活也忙完了,能干的在家里忙活着晚饭,其余的人们三三两两坐在门口,隔着两三米宽的石板路与对面的邻居聊天。毕竟曾经是容纳南来北往客人的地方,村民们对外人很亲和,对他们拍照也很宽容。皖南的话我已经听不懂了,有些老人也听不懂我的普通话,但这不妨碍我和他们东一句西一句的聊,基本是我说我的,他们说他们的,然后以略显尴尬的微笑告别。
  在主路和小巷里辗转往复不久,就见到了村中央的广场,恒河在这里很自然地绕了一个弯,把广场的边沿勾画了出来。广场上没有健身器材,也没有广场舞的大妈,唯一看出开发痕迹的就是广场上旗杆上的两面旗幡。广场基本是呈半圆形,弧形的一圈里基本都是老宅,依稀能辨得出当年繁华时的印迹。这里还有一个解放前至今还在营业的理发店,理发转椅和一些工具都好古董,店主说,这个店到他已经是第三代传人了。
  皖南的村民们喜欢在院里门外种一些小花,郭村也是如此。广场直边的一侧,尽管都是石板,但沿屋脚都摆上了盆栽的鲜花,老人们就坐在屋头的板凳上,在鲜花的簇拥中享受悠闲时光。没有游人了,广场上也成了鸡和猫快活的地儿了。鸡在勤奋地在石板缝隙里找能吃的,猫在广场上伸几个懒腰就又找个角落打盹去了。
  老人们很快活地看着,问我们这些花好看不?
  我说,真好看,这是什么花啊?
  老人挠挠头说,谁知道啥花啊......
  广场边上还有座新修的观音阁,其实这广场还有个重要的功能,就是每年一度的周王祭祀,关于此,鉴于我的孤陋寡闻就不再赘述了。还是从广场继续前行,去感受下悠然见“南瓜”的田园风情吧。
  广场的位置基本上也就到了村后部了,房屋变得稀疏,中间多了大大小小的田地,种着品种不多的蔬菜。周边的老屋子仍然有很多鲜花,村民们在家门口看花逗猫,头顶的雨云和霞光交互辉映,但他们似乎已然看惯,生活的节奏千百年来就是如此,还有什么好改变的呢。
  炊烟袅袅四起,暮色已然涌上,尽管下一个落脚的地方还未找好,但迟迟不想向离开的方向迈步。此时村子里的外人,只有我们和北京的四个,共同的感受让我们聚在恒河的小桥头感慨了很多,彼此都为自己能遇到郭村而庆幸和自豪。
  是啊,秋日的皖南是祖国大地上的绝美画卷,能在这里邂逅一个如此古朴而又没有被外界打扰的千年村子,也许真是老天看我们冒雨夜行山路的不易而赏赐给我们的机缘吧。每每走在这样的村子里,怀旧感是必然的,尽管那里有的不是我的童年,但至少让我看到了那时,在千里之外的另一种生活。此时的心情里,莫名渗入了一丝忧郁,开满鲜花而又安静的郭村,就像一个仍在沉睡的睡美人,既然没有吻醒她的能力,来到,本身就是打扰。也许用不了一两年,这里会重现古时的“繁华”,彩旗飘飘,人头攒动,熙熙攘攘,热热闹闹;也许村民们不在逗猫看花了,都忙着开饭店弄客栈了。这份宁静被撕裂之后,石板路下的渠水是否还能像现在一样清澈......
  再美丽的邂逅也要好聚好散,下一站还有几十公里的山路要赶,沿着石板路往回走了。村民们的晚饭已经出锅了,按照祖先后留下来的习惯,每人盛上一碗,蹲在自家门口,边吃边继续永远没有头的话题。碗边有晚霞的微光,唇边印着快乐的纹路。他们像聚集在路两边的观众,微笑着用目光为我们送行。
  一位老人站起来对我们说:来我家吃一碗吧......
  美景醉人不饱肚,一句话之间,突然感觉到肚子饿了,好想吃一碗郭村的饭......

免责声明:凡本站未注明“原创”的文章均为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相关文章侵犯到您的权益,可联系本站删除admin@89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