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秋色位于阿拉善的洪荒之美

文章简介:大漠秋色位于阿拉善的洪荒之美,内蒙古高原西部,与甘肃省相邻、北与蒙古国接壤,渺无边际的大漠戈壁深处,有一片神秘的充满传奇色彩的土地阿拉善。金秋时分走进阿拉善,如同走进了一场与原始洪荒大自然的美丽邂逅。这里有大漠孤烟的沙漠奇观、绚丽多姿的胡杨景色、游移不定的居延海风采、。以下是小编收集整理大漠秋色位于阿拉善的洪荒之美相关信息。

  内蒙古高原西部,与甘肃省相邻、北与蒙古国接壤,渺无边际的大漠戈壁深处,有一片神秘的充满传奇色彩的土地——阿拉善。金秋时分走进阿拉善,如同走进了一场与原始洪荒大自然的美丽邂逅。这里有大漠孤烟的沙漠奇观、绚丽多姿的胡杨景色、游移不定的居延海风采、神秘莫测的西夏黑城遗址、以及雄浑悲壮的怪树林,这里是东归英雄土尔扈特人的故里,也是一片神奇自然和古老文明相伴的神秘土地。
  巴丹吉林――大漠无边 洪荒美境
  从银川一路向西,渐渐深入了戈壁沙漠的腹地,巴丹吉林沙漠就阿拉善右旗北部,说到沙漠,脑海里总会出现炎热、干旱,狂风肆虐、万物不生,沙漠予人的印象永远是荒芜、死寂和苍茫,毫无浪漫可言。当亲身来到这片神秘的土地,看到眼前这片无垠的戈壁沙漠,还有蓝蓝的天,白白的云,通透的阳光,纯净的空气的时候,就感觉到这方天地出奇的明净诱人。奇峰、鸣沙、湖泊、神泉、胡杨堪称巴丹吉林“五绝”。沙山高大雄伟,湖水晶莹湛蓝,古老的胡杨林衬托着落日的壮阔景象,沙漠绿洲晚归牧群,这些罕见的大漠风光具有非凡的吸引力。天像一块偌大的碧玉,沙漠像一匹精美的绸缎,湖水像一方透彻的明镜。这里的一草一木,一沙一石,仿佛都流溢出极其炫丽迷人的异域风光和浪漫色彩。当你抛开世俗的眼光,只把沙漠当作自然的一部分,当作上帝的作品去欣赏,那么,作为自然一员的你就会发现它的超然之美。
  胡杨林――流光溢彩  盛装起舞
  每年十月初至十月底,一场寒露过后,一夜之间胡杨林魅力尽显,在蔚蓝的天空下,在广袤的戈壁沙漠中化作一片绚烂。每片叶子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绽放出了耀眼的璀璨,那是一曲生命的挽歌,凄美而壮丽。在黑水河和白水河汇聚成的额济纳河边,每隔两三千米分布着八道桥,桥边胡杨环抱,景色各异,行走其间,就象穿行于一条流光溢彩的金色海洋之中。二道桥是唯一有水相伴的胡杨林,盈盈秋水,流淌着秋天的身影和神韵,蓝天黄叶倒影在水中,亦真亦幻。四道桥充满了浓浓的田园气息,碧蓝的天空下,大片的红柳如一片红云般衬托起金黄的胡杨,纯度极高的红黄蓝三原色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八道桥属于巴丹吉林沙漠外缘,以流动的沙丘为主,拥有世界最高的沙峰。在胡杨林深处,村舍羊群掩映其间,鸡鸣犬吠之声不绝于耳,香甜多汁的哈密瓜遍布田间,偶有羊群经过,飞扬的尘土在阳光中浮动跳跃。在金叶铺就的林间,穿着鲜艳民族服装的姑娘小伙翩翩起舞,一匹匹高大的骆驼悠闲地踱着步子。当有风吹过,片片黄叶就像朵朵荧蝶,随风浪漫飘舞。金色的阳光透过黄叶洒落下来,染黄了眼前的一切,时间也仿佛被染成了一片金黄,秋天的色彩在这里得到了最完美的诠释。此时我已无法分得清这一切是梦境、是虚幻、是现实、是自然,还是我眼中的真实。
  怪树林――千年风尘 生命绝唱
  怪树林也称为胡杨墓地,在额济纳旗所在地达来呼布镇西南28公里处,几十年前是一片原始森林,由于水源不足等自然因素,大片枯死的胡杨树东倒西歪,神态各异,其奇异的造型给人以死一般的沉默和童话世界中的仙境奇观。这里胡杨“陈尸”遍野,寂无生息,一片惨白,呈现出古老的原始风貌。与不远处葱茏的绿洲形成鲜明的色彩反差,冥冥之中渗透出一股狰狞恐怖的气氛,令人毛骨悚然。刚刚进入怪树林,还能见到一些正在顽强生存的胡杨,往深处走,脚下是漫漫灰黄的细沙,方圆几十亩的沙漠中,宁无声息,满目都是胡杨扭曲的肢体:尸横遍野,断臂残腿,这分明更是一个树和太阳和沙漠拼死抗争的大战场!漫步在“怪树林”中,处处的惨景,不禁让人胆颤心寒。四周望去,枯死的胡杨奇形怪状:有的挺拔直立在沙丘上,光秃秃的树枝象无数双高高举起的干瘪的手,仰天长啸,呼唤着生命之水。有的树干从中间折断,一半身躯已然深埋于黄沙之下,另一半冲出地面凄厉的断口崭崭如新;有的树身扭曲盘旋,褴褛的树皮下露出的枝干犹如白骨森森;有的粗粗的树干已经被风沙撕裂成丝丝缕缕,断枝节节干裂……
  黑城――沙漠孤城 历史绝响
  黑城,是蜚声中外的“丝绸之路”上现存最完整、规模最宏大的一座古城遗址。戈壁、大漠,蓝天、流云,黑城就在这幅浑厚的背景下,满目沧桑,静静伫立。“黑城”蒙古语为哈日浩特,是西夏黑水城和元代亦集乃路城遗址。攀着沙丘而上,纵观古城一览无余,现存城墙平面为长方形,东西长434米,南北宽384米,周长约1600米,总面积近17万平方米。城外西南角有伊斯兰教拱北建筑一座,巍然耸立地表。古城仿佛是百岁高龄的老人,虽然衰老不堪历尽沧桑,但却不失积淀百年的风度,继续着凛凛然不可侵犯的样子。四面城墙兀然而立,四个城门口都有瓮城拱卫,城墙外侧的马面、敌台延续着恪尽职守的习惯,夯筑的经纬线横平竖直历历在目,苍黄的夯土在强劲暴虐的西北风卷起的漫天飞沙和碎石的煎熬下斑驳不堪。一片苍茫流沙之中,黑魆魆的孤城仿佛一只孤舟抛锚于诡异而死寂般的戈壁沙海之中。在我看来,黑城很美,透着一种苍凉的悲壮的美,一种无法用词藻堆砌的美,一种胜过琼楼玉宇雕梁画栋的美。这美缘于时间,也缘于内心。而我,久久不愿离去。
  居延海――弱水流沙 大漠清泽
  “单车欲问边,属国过居延” 是唐代诗人王维写于居延海的名诗,这首诗中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空谷绝响的诗句从此成为荒漠景观的标志。居延海位于额济纳东北约40公里的巴丹吉林沙漠北缘,形状狭长弯曲,有如新月,额济纳河汇入湖中,是居延海最主要的补给水源。居延海是一个奇特的游移湖。它的位置忽东忽西,忽南忽北,湖面时大时小,变化无常。“居延”是匈奴语,《水经注》中将其译为弱水流沙。驻足东居延海边极目远眺,只见碧波荡漾,芦苇茂密,水鸟嬉戏,一派生灵欢聚的景象。站在水边洇湿的松软沙地上,举目望去,澄澈碧蓝的湖水在晴空丽日下一望无际,水天一色;群群水鸟不时掠过水面,消失远方;湖水边缘,片片水藻逐波泛绿,充满生机。一阵微风吹过,湛蓝的湖水泛起阵阵波纹,湖边茂密的芦苇,像无边的绸带,向着远处缓缓铺开。芊芊芦苇,无拘无束,随风摇曳,倩影婆娑。那满目的芦花与蓝天相映,更显洁白光泽,充满蓬松柔软的活力,从柔弱中焕发出无穷韧性,彰显出旺盛的生命力……此情此景,不由使人心旷神怡,真幻难辨。这与身后飞沙走石的荒野,完全是两个世界。

免责声明:凡本站未注明“原创”的文章均为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相关文章侵犯到您的权益,可联系本站删除admin@89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