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林老城里的时光多么悠闲

文章简介:塔林老城里的时光多么悠闲,在塔林一天多一点时间,我和媳妇就把老城该去的地方基本转遍了。剩下的时间还应该去哪儿玩玩呢?在塔林的第三天早上,我和媳妇说:我们去波罗的海岸边溜达溜达怎么样?媳妇当然不会反对。于是,用过早餐,我们徒步走向海边。塔林的波罗的海岸边并没有我想象。以下是小编收集整理塔林老城里的时光多么悠闲相关信息。

  在塔林一天多一点时间,我和媳妇就把老城该去的地方基本转遍了。剩下的时间还应该去哪儿玩玩呢?在塔林的第三天早上,我和媳妇说:“我们去波罗的海岸边溜达溜达怎么样?”媳妇当然不会反对。于是,用过早餐,我们徒步走向海边。塔林的波罗的海岸边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美,但在海里划水的老人和孩子们却让我们俩驻足了很长时间。坐在波罗的海岸边,我忽然想到了几个字,“逍遥度旅日,悠然吹海风。”其实,这应该就是我们旅行的写照吧!
  在塔林波罗的海岸边还有一个鱼市和烧烤区,那里的人非常多,好像塔林当地的老百姓早上都要到鱼市里逛逛,看看那些鱼的价钱,应该不算贵吧?我和媳妇当然不能放过吃海鲜的机会,买上几段熏鱼,再来点烧烤的三文鱼,这种旅行生活不错吧?
  在塔林的波罗的海岸边还有一座老房子,房子旁边矗立着一座塔林城内唯一的大烟囱,而且,从塔林的任何地方登高都可以见到它。我就寻思,为什么塔林只保留这么一座大烟囱呢?吃过熏鱼和烧烤,我和媳妇走了过去。靠近那座大房子时,我们都以为是超市,进门一看,我有点被震惊了,一个足有15米高的旧厂房里正在播放电影。在这个大房子里溜达时,我们见到了一位工作人员。他告诉媳妇,这是一个19世纪中期的废弃工厂,为了让国民了解100多年前的工作场景,塔林政府把这座旧工厂保留了下来,并进行了翻新和装修,现在是塔林的一个文化活动中心。在这座大房子里有很多机构,免费播放电影只是其中的一个文化活动内容。听了媳妇的翻译,我闷了老半天,我不想说什么,因为我又想起了“继承优良传统”这几个字。
  在塔林的最后一天下午,我们登上了老城旁的座堂山,而在塔林另一座非常著名的教堂——圣母主教座堂就位于座堂山的山顶,那是由日耳曼人修建于13世纪,也是爱沙尼亚最古老的教堂之一。据教堂记载,圣母主教座堂也是17世纪座堂山上一场大火之后唯一幸存的教堂。这座教堂最初是罗马天主教的主教座堂,到了1561年改属路德宗,也就是基督教新教。媳妇为我翻译教堂介绍时告诉我,这座教堂是爱沙尼亚非常有名的圆顶基督教堂,也是爱沙尼亚主要的路德宗教派的教堂。在13世纪的1233始建以来,因为不断的翻修和重建,教堂展现了多种文化融合的建筑风格。而这座教堂的最大价值在于,它的主体建筑最终来自14世纪,而它的巴洛克式尖塔则是18世纪70年代末才添加的。
  教堂内部与百米远的亚历山大.涅夫斯基东正教主教座堂相比就逊色多了,但墙壁上挂满的各种徽章一样的牌匾,却是少有的出奇。我打听了一下,据说,在这座教堂里埋葬了好多德国血统的爱沙尼亚精英,还有德国、苏格兰以及俄国军界著名的将军们。
  塔林老城区旁的座堂山并不很高,但却修建了两处观景台。尽管站在观景台平视塔林老城,没有站在圣奥拉夫教堂尖塔之上俯瞰老城那么壮观,但依然感觉老城很美。就在那个下午,我和媳妇在两处观景台呆了很久,一来是为了休息,二来就纯粹想把塔林留在心里了。波罗的海这个小国的首都,在历史上遭受了那么多磨难,却依然洋溢着如此的美丽,本老头怎么会不感慨呢!
  在塔林的最后一个下午,天气实在太不错了。瓦蓝瓦蓝的天,给人一种清澈通透之感,但“烧”得发白的烈日,却又好像非要把人的皮肤灼伤一样。本老头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啦!但我那位“娇滴滴”的老太婆却是怎么也扛不住啦!把能“糊”在身上的衣服全都披挂了起来。在老城中心的拉科雅广场,我们依然呆了很久,感受爱沙尼亚人的生活,也应该算旅行的一部分吧!
  也就在那个傍晚,我们坐在广场旁的小饭馆,又品了品塔林的啤酒,也尝了尝塔林的披萨饼。
  用过晚餐,我对媳妇说:“你自己回宾馆行吗?”媳妇明白我想做什么,当然也就一个人回去了。我呢?吃晚饭的时候就在想,这么好的天,夕阳西下的时候,塔林古城会是什么样呢?和媳妇分开之后,我便一个人又跑回到座堂山顶的观景台。等到太阳的光芒泛起橘红色的时候,眼前的美景便开始了。就在那一刻,我激动了。想了老半天,也不知用什么词汇来描绘我眼前的景色,就算走回到宾馆之后,也只想出了四个字,“色彩斑斓”。

免责声明:凡本站未注明“原创”的文章均为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相关文章侵犯到您的权益,可联系本站删除admin@89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