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如梦境般的摩洛哥的蓝色迷城

文章简介:美如梦境般的摩洛哥的蓝色迷城,早在两三年前,我在社交媒体平台上陆续看到一系列让人一见倾心的照片:窄小的街巷,别致的房子,全部都被粉刷成深邃迷人的蓝色,其中点缀着明艳的鲜花,或是三两只慵懒的小猫,浓郁的阿拉伯风情视觉系着实让人一见倾心,不由得对此心生向往。迫不及待地查看。以下是小编收集整理美如梦境般的摩洛哥的蓝色迷城相关信息。

  早在两三年前,我在社交媒体平台上陆续看到一系列让人一见倾心的照片:窄小的街巷,别致的房子,全部都被粉刷成深邃迷人的蓝色,其中点缀着明艳的鲜花,或是三两只慵懒的小猫,浓郁的阿拉伯风情视觉系着实让人一见倾心,不由得对此心生向往。迫不及待地查看照片出处,不是印度,也不是希腊,地名是一个听见过也不会念的单词叫“Chefchaouen”,经查实,才知道这是北非摩洛哥小城“舍夫沙万”。喜欢蓝色的我,当时就把摩洛哥列入了旅行清单,这一简单的理由,比探访撒哈拉沙漠,寻迹三毛等旅行目的都来得直接,纯粹是“怦然心动”。
  更多精彩原创游记,请关注公众号:tzj5168
  图文/@弹指间行摄 (版权所有,商用联系)
  舍夫沙万是摩洛哥北部塔扎-胡塞马-陶纳特大区的一座山城,由于地处山区,加上摩洛哥整体基础设施较为落后,想要造访这座蓝色之城绝非易事。相对方便的路线是先坐飞机抵达大城市菲斯(Fez)或丹吉尔(Tangir),然后再乘坐3个多小时的大巴车前往舍夫沙万,途中山路十八弯,会令不少晕车的乘客苦不堪言。
  在摩洛哥之旅的第七天,我来到了向往已久的舍夫沙万。在看过人生百态的马拉喀什和千年迷城菲斯,一路上被一些当地人搭讪纠缠,甚至欺骗,心中其实已经对这个国家产生了抵触的情绪。可抵达这里后,客栈老板对我们送上热情而纯朴的笑容,瞬间有种莫名的好感。
  我们的酒店位于古城外,需要步行穿越新城区,正常行走大概15分钟才能达到。当然,15分钟的路程沿途就已精彩无限,让人不由自主放慢脚步,边走边拍,花了近两小时才走到古城。
  爬上一段陡坡,便来到舍夫沙万古城区,置身于各种醉人的蓝色之中,被一派安乐祥和的气氛包围,沿途碰到的人大都面带微笑,没有搭讪,没有尾随,我们终于放下心理戒备,不必紧张兮兮地提防小偷和骗子,轻松品味这座蓝色迷城,倾听历史的呼吸。
  然而说实话,如果没有蓝色,舍夫沙万也就是摩洛哥一个普通的山间小镇,其建筑本身比起菲斯古城的厚重精致,略显粗糙平庸。但正因有了这一抹蓝,舍夫沙万摇身成为世界三大蓝城之一。置身在古城里,就像走进了一个与世隔绝的“蓝精灵”世界,目及之处,蓝色映眼,成了小城极富特色的视觉主题。
  从清晨到傍晚,因为光线的不同,舍夫沙万都散发着迷人的魅力。相对我更喜欢清晨时分,这是探索蓝城的最佳时机。趁着其他游客们还在梦乡的时候,自私地拥抱小城与生俱来的宁静,是每个摄影人不可错过的选择。
  这里的小巷,百转千回,却又殊途同归。因为古城本身比较小,纵然巷子绕来绕去,看起来像迷宫,但只要一直走下去,总能走上正道。三三两两的本地人在小巷间悠然穿梭,擦肩而过,蓦然回首,他们便已消失在下一个转角处。真正让人感到兴奋的是,古城里这些蓝色空间,每一步都可堪称移步换景,随时都有柳暗花明般的惊喜扑面而来。
  这不,在某个小巷转角就偶遇蓝色海洋中的五彩点缀,这些不是艺术品堪比艺术品的装饰,其实是一户人家的木门和墙壁,奇特的文字和花纹,由各种色彩组合而成,远看像一块色彩缤纷的摩洛哥地毯,比起毕加索和康定斯基等抽象画家的画,更多了一些生活味儿,我想如果他们能穿越至此,一定也会被这些画打动。
  舍夫沙万的蓝并不是整齐划一的一种蓝色,在这里你可以看到之前见过或未见过的各种蓝色:普鲁士蓝,群青,湖蓝,天蓝,酞菁兰、深蓝、浅蓝、粉蓝……各种蓝色肆无忌惮地在这里铺展蔓延,就算学美术的我也不能完全准确地辨认,不过这都不重要。在蓝色的民居中,墙壁或门口,通常会摆上一些绿色盆栽,而五颜六色的花盆成为其中最闪耀的亮点,这一处经过精心设计的人间天堂就像一幅幅蓝色主调中夹杂着各色点缀的抽象画,又像一个个蓝色的梦境,这处看得见摸得着的“梦境”,显现了当地人艺术才华和浪漫品质。
  说到这里,肯定有不少人好奇,为什么要全城涂都成蓝色?这里坊间流传着不同的说法,有人说是崇拜神灵的宗教行为,也有人说是为了驱虫防蚊,但无论原由,舍夫沙万都为人类贡献了一座神秘脱俗的蓝色迷城,一个让人无限向往的世外桃源。
  当然,我更愿意相信起初是为了驱虫防蚊,后来蓝色便成了小城居民的最爱,成为独一无二的建筑涂料,蓝色迷城顺势而生。就算作为游客来说,无论是看网上的图片,还是亲临其中,我想应该没有人不会被这醉人的蓝色所吸引、所着迷、所折服。
  追溯舍夫沙万的历史,在15 世纪晚期,西班牙的摩尔人逃难到这里并定居下来,成为这里最早的居民。后至16 世纪舍夫沙万曾有过一段短暂的辉煌,独立成一个王国,但好景不长,不到100 年就被摩洛哥苏丹打败,并成摩洛哥版图。再到后来的19世纪,舍夫沙万发展成为穆斯林宗教极端主义的中心,在1920 年被西班牙占领以前,这里不对任何外国人开放,尤其是直布罗陀海峡对岸的基督教徒,那时的舍夫沙万还是没有颜色的。
  走过摩洛哥几座城市,我深深感觉到舍夫沙万较之卡萨布兰卡、马拉喀什、菲斯等都要好得多,这里宁静悠闲,民风淳朴,舍夫沙万才是摩洛哥该有的样子,百多年来一直都是这个样子。的确,整个摩洛哥都被“对外开放”的车轮越拖越快,主要大城市的民风早被铜臭熏心,已经不再淳朴。而藏在北部山谷里的舍夫沙万,还保有人们梦想中的摩洛哥应有的一切。
  清晨,漫步在蓝色的小巷子中,除了偶遇一些早期的居民之外,看到最多的就是各种小猫。它们或悠闲席地而睡、或慵懒的闭目养神,或发呆,或打架...在小城苏醒之前,它们是小巷里主要居民。蓝色的空间中,这些精灵也显得格外有灵性。
  太阳升起,天色渐亮,在阳光的映射下小城里的蓝色越发透亮。这时候的居民也陆续出现,大人小孩都出来买早餐,慢慢悠悠,不慌不忙地开启一天的生活。
  我们慢走慢逛了整个清早,几乎转完了一圈古城。发现肚子咕咕叫,找了一家小店点了一杯咖啡和一个甜圈圈吃早餐,老板是个可爱的老头儿。
  吃完早餐继续逛,在转角处看到一个正在刷墙壁的妇人正在一本正经地劳作,不敢近绕,远远地抓拍了一张。
  小城中有不少取水处,很多居民都拿着水桶在这里接水,不晓得是不是免费的饮用水。
  舍夫沙万在1471年被发现,直至1920年才有3个人到这里游览。但如今舍夫沙万以迷人的蓝色魅惑,吸引了世界各地的游客慕名而来,时至中午,古城各种店面都已开门,游人也渐渐多了起来。
  作为一个主要以旅游业为主的小城,舍夫沙万的民风还相对比较淳朴,这是难能可贵的。但是当地人,还是非常抗拒拍照的,在拍摄之前最好与之沟通,否则被发现还是会造成对方的不悦。
  这张图就足以说明舍夫沙万的居民有多爱蓝色,不少妇女的长裙也都是蓝色的,粉红也非常多见,穿着长裙的妇女无论置身小城何处,都绝对是一道别样的风景。
  一个背包小哥正在小店买东西。
  时至傍晚,太阳退去,小城非常凉爽。一位老人靠着路灯席地而坐在路边,舍夫沙万的慢生活就是这么让人心动。
  小城的店面大都是兜售旅行工艺品的,有特色的草帽和皮包,也有摩洛哥和舍夫沙万元素设计的冰箱贴,有些没有店名,有的甚至就摆在弯弯曲曲迷宫般的石板台阶路边。
  摩洛哥的皮制品声名远扬,如果入眼,女士们挑一个这样的特色小包也相当不错。
  还有各色染料,好“色”的我,每每看到都忍不住要拍一下。
  夜幕降临,舍夫沙万的夜生活开启,与白天相比,又换了一个模样。而走过这座小城,我的摩洛哥之行也即将画上句号,因为这座城,对摩洛哥的印象更加深刻。

免责声明:凡本站未注明“原创”的文章均为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相关文章侵犯到您的权益,可联系本站删除admin@89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