腊月期间去杭州一览梅花之美

文章简介:腊月期间去杭州一览梅花之美,上次去南京,睡在上铺,火车上的卧铺好窄,在上铺又不能看到外面光艳玲珑的风景,这次是下铺,难得的舒服,车开出西站,远处有些许亮光,不久就是一片漆黑了,看着半旧的车厢,听着车轮砸在铁轨上的声音,深夜坐火车,总是有驶离尘嚣的感觉,仿佛一切都缓缓。以下是小编收集整理腊月期间去杭州一览梅花之美相关信息。

  上次去南京,睡在上铺,火车上的卧铺好窄,在上铺又不能看到外面光艳玲珑的风景,这次是下铺,难得的舒服,车开出西站,远处有些许亮光,不久就是一片漆黑了,看着半旧的车厢,听着车轮砸在铁轨上的声音,深夜坐火车,总是有驶离尘嚣的感觉,仿佛一切都缓缓变慢了,慢到空气中的灰尘也静止住了。
  在杭州只停留一天,就是为了看蜡梅。杭州可以看蜡梅的地方,有杭州植物园的灵峰探梅、孤山、还有超山。超山太远,所以先去了植物园。去植物园路过西湖,冬天的西湖,笼着雾,看远山默默,柳枝低垂,还是很美的,像水墨画一般,虽不着色彩,却也温婉得宜。
  植物园很清静,没什么人,连韩美林美术馆都上锁了。灵峰那边的蜡梅只开了一小部分,大部分都是小小的花苞。蜡梅花小小的,静静寂寂,不声不响,不吵不闹,看模样,应当是最平实的花了吧!
  虽模样平实,却香远益清,你若能记住他的香气,那么以后在走到哪里,都是先闻其香,后见其形了。
  从植物园走到孤山,会路过林风眠故居,路边的石头记载了当年林风眠与杭州的一段渊源。杭州就是这样,每一处故居,每一处能有典故的地方,都会挂块牌子,立个石头铭记、吸引你一下。这是我第一次来杭州,到了杭州也才知道,这方山水,吸引了很多人,历史上无数的典故、佳话都在西子湖畔发生。
  孤山因孤立湖中而得名,孤山中有行宫遗址,西泠印社旧处,放鹤亭几处可游的地方。行宫遗址,不过就是所有的行宫遗址都留存的那点历史的沧桑。
  (乾隆行宫遗存的柱础)
  倒是西泠印社和放鹤亭——两个文人的绮梦之所,让人过目难忘。
  林和靖的年代太远了,后人多是仰慕他的“梅妻鹤子”。所以在孤山建了放鹤亭纪念。西泠印社旧处,依山而建,借由山势,高低相顾,错落有致。一进门,是印社建社85周年纪念的石碑,石碑上的石兽倒是像极了印章上的石纽。
  由屋舍两旁的山路,可路过仰贤亭等处,仰贤亭后面,是鸿雪径,鸿雪径取义“鸿飞哪复计东西”,从鸿雪径可通往一处山中平地。平地中间起塔,塔前设有池沼,池沼后边有锦带桥,规印涯,和小龙鸿洞的题字。池边有多个印学大家的塑像,有处塑像塑的极传 神。
  平地周边尚有汉三老石室,题襟馆,四照堂等处。三老石室后面有小径崎岖,可通往遁庵、潜泉和一处精舍。各处几乎都有文字讲解立在那里。文人所到之处,“无一字无来历,无一处无出处”。剔藓亭,以区区一介草亭之名隐含着韩愈石鼓文中的诗句“剜苔剔藓露节角”,
  汉三老石室,曾经珍藏了浙东第一石——汉三老诲字忌日碑,石室重檐攒尖,顶上又置一石质宝箧印经塔,形制极为特殊。
  一日的光阴很快就过去了早上八点半刚下了火车,晚上七点半,我就又在卧铺上听火车的轮子砸铁轨的声音了。透过车窗,看着外面逐渐有了白雪的痕迹,逐渐的山舞银蛇,原驰蜡象,到北方了,快到家了。
  PS:
  蜡梅是要天气极冷,蜡梅的叶子冻掉了以后,才会慢慢开花,我是1月14日到的杭州,蜡梅只开了一小部分,大家参考一下这个时间吧,应该是大寒到立春之间会是比较繁盛的时候。

免责声明:凡本站未注明“原创”的文章均为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相关文章侵犯到您的权益,可联系本站删除admin@89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