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西贡:情人眼里永远忧伤的城市

文章简介:越南西贡:情人眼里永远忧伤的城市,尽管她现在已经被唤作胡志明市,但我还是喜欢1975年以前她叫做西贡的样子。在情人的眼里,她永远都叫西贡。 那时候的西贡,有太多颠沛流离的故事,有战争导致的别离,有悲伤的爱情。在我的长辈们眼里,西贡参杂了太多烟火的影子,敌意的对峙,善意的理解,而。以下是小编收集整理越南西贡:情人眼里永远忧伤的城市相关信息。

  尽管她现在已经被唤作胡志明市,但我还是喜欢1975年以前她叫做“西贡”的样子。在情人的眼里,她永远都叫“西贡”。
  那时候的西贡,有太多颠沛流离的故事,有战争导致的别离,有悲伤的爱情。在我的长辈们眼里,西贡参杂了太多烟火的影子,敌意的对峙,善意的理解,而我的淡淡忧伤,来自于一部叫《情人》的电影,阔绰的少爷爱上了穷人家的少女,注定要远走他乡注定分离,故事并不复杂而人生也不过如此。 本文来自同行旅游网lvyou.chczz.com
  你若问我最喜欢东南亚哪座城市,我会毫不犹豫地说起西贡,是的,我认识她也不过两年的时间,但我相信缘分,我记住了这个名字。我连生活过许久的香港也丢在一边,是因为西贡的浪漫和惊喜让我顿生情愫,那是一个平常而散漫的周末,我们在西贡不期而遇,或许时间可以追溯到更久以前,在一家小酒吧里,一首荡气回肠的吉他情歌。
本文来自同行旅游网lvyou.chczz.com

  第一次去西贡,从广州坐南航的班机,两个多小时的飞行,就如广州飞到北京,喜欢不超过三个小时的旅行。七月的西贡闷热难耐,让我这个适应南方潮热天气的人仍感觉透不过气来,机场聚集着各色各样的人,来接我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导游叫阿美,个子不高肤色很黑颧骨很高,典型的越南女子,她说她奶奶那一代便是中国人,当年来越南做生意,我确实不想她提到与战争有关的字眼,她很友好只字不提,她现在在西贡主要是从事的导游的职业,每天奔波在国内不同的城市,而之前,才刚刚做完切除乳房的手术。
  坐上车子穿行西贡,对于这个城市的好奇,如今已经历历在目,可以触摸的空气里似乎多了些平易近人的因素,比如司机的微笑,比如那动如脱兔静如处子的摩托车驾驶技术,还有一路掠过的各种颜色的狭窄的房子。入住的旅馆在范五老街的角落里,喝了一杯薄荷茶水,试了一下新买的斗笠帽子,把行李放置好在房间里,打开老式的电风扇听着外面的喧闹声开始感受这个城市的气息。
  无法理解在范五老街上来回闲逛的人,来自世界各地,手上都提着一瓶西贡啤酒,坐在饭店的门口,蹲在小卖部幽黑的小巷子里,独饮的,说笑的 我不善于喝酒,但我喜欢尝试,我喜欢世界各地不同口味的啤酒,苦涩的,平淡的,略带甜味的,而西贡啤酒,喝下去有点清凉,淡淡的苦淡淡的甜,一如这凄迷的夜色。后来发现,在范五老街四处兜售的一美元一支的啤酒,就是西贡啤酒。我坐在旅馆的咖啡厅里,叫了一叠刚刚炸好的薯条,要了一瓶一美元的啤酒,伴随着刚来到这座城市的彷徨与孤独,听着有点卡带的CD机里播出的爵士乐,看看时间,下午两点整好,屋子外面阳光刺眼,七月的西贡,热得叫人心碎。
  阿美带着我坐上摩托车,到一家银行换越南盾,在越南,想成为百万富翁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很多人以为通货膨胀下消费水平会低很多,但一百万很快就花完了,那种在越南可以过上富人生活的想法,也许该在国人心中打消了,不过相对来说,在欧美穷游,确实可以在东南亚富甲一方。我们经常在一堆万元大钞中不会算数。
  这一趟旅行,是我在南方电视台工作的一个朋友介绍的,那会儿他的太太私人定制了这条越南南部路线,当时去越南旅行的中国人并不多,在街上总是会碰到亚洲面孔,但都不是说中文的,他太太说,你就跟着去踩一下这条路线拍点图片宣传吧。我不知自己最后是否有负重望,但似乎从那时候起听到越来越多身边的人去越南游玩,自助游从南走到北的,去美奈度假的,后来还发现了富国岛的。但是这个朋友的太太,好像已经不再做这条路线了,时过境迁,西贡,对于很多人来说已经不再陌生,以至于有一天我跟我的好朋友说,我想找个周末去西贡住两天,他竟然表示非常赞同。从之前对这个国家的胆怯和质疑到现在去度周末,这种转变也是我在短时间内对西贡这个城市熟络并产生情结的起因。去一个城市度周末的人恐怕不多,其实对我来说并非从一个城市的喧嚣走到另一个城市的喧嚣,我在这里寻获了宁静,那种能在灯红酒绿的歌声中听到内心独白的宁静。
  同行的伙伴一共三个,都是跟着朋友太太的团一起过来的,四个人坐一部小面包车非常宽敞以至于我们后来常常一人占据三个位子在车上睡觉。旅馆的隔壁是一家做spa的小店,老板是个美女,穿着紫红色的背心露出深深的乳沟,笑容非常醉人,我躺下来做头部的按摩,不知不觉在这里睡了一个下午。醒来已经接近傍晚,导游阿美带我们去逛了附近的市场。边城市场热闹闷热,但是我们都在那里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我要了一套白色的简单设计的奥黛,而其他人则买了当地的热带风情的沙滩裤,每人提着一大袋的水果,心满意足地回到旅馆。对于东南亚市场的热爱也源于此,物价便宜,物品丰富,摆设密集,每个小贩都摆出一副有自己的故事的摸样,有的盘坐在自己的商品里,有的不屑得编织着东西,有的躺在地上睡觉,市场里色彩艳丽,他们就像这个多彩世界里一个个游离的无人问津的灵魂,但是他们自有自己的天地。
  我喜欢有河流的城市,湄公河的支流西贡河在西贡穿越,第一次看到西贡河的时候,是夜晚,华灯初上,看不出来河水的浑浊,河岸上停留着一些娱乐的船只,168的霓虹在船上闪耀,船上在播放着很老的粤语歌曲,用越南语翻唱着。
  后来住到了西贡河岸边的M酒店,每天清晨起来就是在烟雾弥漫中沐浴着阳光,看河上的船只来来往往,想象着这河水流向那条浪漫的河流,这不是一条有着美丽景色的壮美的河,这只是一条有故事的河。每一个被赋予了故事的地方,就总是让人牵挂留恋。那是我第三次去西贡,我从机场出来,寻找来接我的司机,举目望去,在人群中看到的熟悉的身影,格子衬衫和鸭舌帽,有力而绵长的拥抱。那一次西贡竟然下了点小雨,五月的天气,微风吹向西贡河,吹乱了我的头发,河边望去,M酒店的老式殖民建筑映入眼帘,身边是熟悉的烟草味道,转过身边能遇到温暖的目光,kiss the rain从晚上一直响到天明。
  房间里的老式风扇在吱吱作响,木制的衣柜和书桌,两扇木门拉开的窗子面向的是吵闹的范五老街,这样的小旅馆在西贡到处可见,很多老外喜欢住在这里,一住就是好长一段时间,他们跟随着这个城市苏醒和入睡,在日落时分,便开始一群人在各条巷子的角落里出现,一盘鸡翅,一碟炒田螺,一瓶西贡啤酒,一杯混杂了各种水果的沙冰,穿着背心和拖鞋,露出背部和脚踝上的可能代表了某段感情故事的纹身,似乎在这座城市里生活了好几年。后来我住进了M酒店,坐在顶楼的SKY吧里喝红酒,优雅得把自己的大块头相机藏了起来,假装欣赏着西贡河无尽的夜色,最后还是不能避免地重新回到范五老街,换上拖鞋,在夜宵档里盘起了腿,各种重口味轮番上阵,最后一瓶啤酒下去,冲淡了一切忧愁。
  如果让我在西贡生活一年,会是什么样子?
  很多景点去了不止一次了,比如红教堂,比如百年邮局。对于仍然在坚持营业的邮局,它的古朴和生动至今仍然牵动着我的心,对于邮局的念想也许该追溯到很小的时候,那时候很喜欢交朋友,一个来自远方的陌生的朋友的来信能让我雀跃好几天,小心翼翼地回信,把信投入邮筒,便真的以为会有时光隧道把这封信送到远方。一切让人怀旧的东西都让人倍感伤感,那些从没见过面的朋友早已经不知去向,那个曾经爱过的人也变得陌生,唯有指尖正在拨弄的笔仍然想写几行祝福的字,寄给不会幻灭的未来。如果喜欢建筑,这些带着浓郁法国殖民色彩的建筑是不可错过的,也许正是这种被侵略过后的荒芜和悲壮,让我对这座城市产生了一种悲悯,情人眼里的泪水,感叹的便是是那份不能成全的爱吧。
  第二次来西贡我和两个闺蜜一路从河内过来,抵达西贡之后就好像取到了西经一般,越南的国土狭长,从北到南,没有高速公路,只有漫长的火车轨道,和日夜兼程但仍然行驶非常缓慢的open bus,我们听着巴士上只有一个声音在配音的大片,一路昏睡到西贡。有个同伴从河内便开始想吃炒田螺,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最后我们在西贡的街头找到了一家小店,店铺在一个大院子门口,摆着两张小矮凳,天色已暗,我们三个蹲在路边吃完了这一趟旅途最美味的食物炒田螺,后来回到家里,那位闺蜜才检查出来原来她和我去越南之前就已经怀孕,想到我们一路上吃酸喝辣,折腾到半夜不睡觉,每天冰水不离嘴,在下龙湾的游船上又蹦又跳,就有点后怕,幸好孩子健康出生,这一切又被我们拿出来当作谈资和笑料了,想到至今仍未去探望过那个曾经陪我们一路走过的宝宝,心中有点愧疚。
  那一次和闺蜜,史无前例地参加了当地的一日行程,三个女人挤一张床的日子过得快活又潇洒,把之前觉得并无多大参观意义的统一宫也仔细看了一遍,西贡一下子变得活泼了起来。只有在夜里回旅馆的路上,路经当初经常流连往返的范五老街,来到当年与东北的一位大哥吃水果沙冰的小巷,我们三个人跟几个外国朋友坐在对面的板凳上焦急等待自己的沙冰,然后象和啤酒一样捧杯畅饮,看着大马路上来往的行人,那些提着啤酒招呼客人的小贩,西贡才又回到了她的迷离中,那种一到夜晚气质就陡然悲伤的情绪袭来,撞击着怀有梦想来到这里的人的心。最后一次,便再也寻不到当初卖冰沙的那家店了,时隔不过大半年,在街道转角处,寻到了一家无人光顾的小店,坐下来抽烟,我点的仍然是火龙果加西瓜,你点的是你最爱的菠萝加芒果。也许,最好的无疑就是有人分享的。
  我喜欢漫无目的的行走,越来越不喜欢去景点,已经开始不为自己的旅行做任何计划。五月的天气已经开始闷热难当,没有想去的地方,但又不想辜负这大好时光,我们躲在附近的一家便利店里,吃着哈根达斯雪糕,对着镜子漫无目的地拍照,临走时还买了一堆粉24.
  M酒店的sky吧,是欣赏西贡河夜景的好去处,几乎每个夜晚都会在上面喝上几杯,带来的书其实都没有读几页,各自的故事讲了一大堆。
  在房间里推开落地窗,把手机里至爱的歌曲拿出来欣赏,吃一顿营养早餐,远眺西贡河帆影点点,低头便望见密集的电线杠下面如蚂蚁一样蠕动的摩托车流,偶尔一个睡到中午的日子,按照旅行书的推荐到朱莉去过的一家餐厅偿一口正宗的越南菜,傍晚无所事事,溜达到了华人区,打听一下这里有多少说中文的居民,很不巧,那日在华人区平西市场附近吃饭,老板娘端了鸡饭出来,满口的粤语让我倍感他乡遇亲人,小时候,前辈们说的下南洋,讲的就是这些颠沛流离的人们吧。据说当年拍情人的时候,选的场景便是这个凌乱的区域,而如今,它在我的眼里更像是一个城乡结合部,漆黑的夜里找不到一辆计程车回酒店。
  爱一座城市是爱这里的人,其实不是的,我爱那些来到这座城市的人。西贡当然还会再去,是住在小旅馆里还是住在M酒店,也许对我来说回忆都是一样的,西贡河岸上的歌声仍然蔓延到深夜,半夜里推开窗仍然会看到穿行在街道上的摩托车,而当年在巷子里卖冰沙的夫妇也许在另外一条小巷开始了新的生意,而全世界最好吃的那家炒田螺的小店或许早已经搬离了第一区,最让我无法释怀的是,在那个有星光相伴的夜晚,sky吧里曲调委婉,我竟然忘记了哼一曲eyes on me,终究是要再来这个情人眼里永远悲伤的城市,在风继续吹的夜里,继续喝那杯被忽略的红酒

免责声明:凡本站未注明“原创”的文章均为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相关文章侵犯到您的权益,可联系本站删除admin@89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