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勃拉邦的寺与僧值得去探秘

文章简介:琅勃拉邦的寺与僧值得去探秘,从万象到琅勃拉邦,大巴车翻山越岭,从天亮开到天黑。 琅勃拉邦,沿袭千年的清晨布施,是远道而来人们的期待。 在清晨5点多的微光里,僧人们背着钵走出寺庙,开始接受信徒们的布施。 早早就准备好糯米饭的人们,跪坐路边, 双手将篮子里的饭团一个一个递给排。以下是小编收集整理琅勃拉邦的寺与僧值得去探秘相关信息。

  从万象到琅勃拉邦,大巴车翻山越岭,从天亮开到天黑。
  琅勃拉邦,沿袭千年的清晨布施,是远道而来人们的期待。
  在清晨5点多的微光里,僧人们背着钵走出寺庙,开始接受信徒们的布施。
  早早就准备好糯米饭的人们,跪坐路边,
  双手将篮子里的饭团一个一个递给排队走过的僧人,
  再双手合十作礼。
  整个场面安静,庄重。
  布施,是僧与俗无言的沟通,是虔诚礼佛的仪式。
  探秘琅勃拉邦的寺与僧,就从清晨布施开始。
  一袭袭桔红色的僧衣在暗影里飘过。
  好些僧人面容稚嫩,身形瘦小,还是个孩子。
  人生太多困扰,
  也许,从小开始的佛门修行,
  可以让他们早点看破红尘,悟穿生死。
  我们跟随马哈銮寺的僧人,看他们一路接受布施。
  古老的佛教戒律,过午不食,过时不候。
  信徒用右手将食物放进僧人的钵里,
  不能有手与手的接触。
  有很多游客也购买了饭团,体验一回布施。
  接受完布施的僧人们回到寺庙,天色渐亮。
  僧侣们的每一天,就从布施开始。
  有几位僧人清扫着庭院落叶。
  落叶易扫,心尘难除。
  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常拂拭,勿使惹尘埃。
  金碧辉煌的寺院,在光影里肃穆,沉静。
  小乘佛教重个人修行,国内的大乘佛教则是解困众生。
  所以,信奉小乘佛教的老挝寺庙,
  看不见香火缭绕成群信徒跪拜祈神的现象。
  我们和老挝的年轻僧人有过几次交谈,
  他们表现出好学、积极的态度,
  平时修学佛法、学英文、学法语、学汉语,
  让人感觉寺庙就像一所大学。
  琅勃拉邦古老的寺庙错落在街区里,
  迈苏旺寺,阿帕寺、香通寺、普塞寺,马哈銮寺。。。
  穿过一座座寺院的宁静,听见敲钟的声音。
  普塞寺,一位老僧入定一般的坐着,他的面前,蹲着一只小猫,
  好像在进行一场灵魂的对话。
  寺庙矮墙上的麻雀,三三两两的跳跃来去,悠然自在。
  老皇宫博物馆,位于琅勃拉邦洋人街的中心位置,
  这是老挝1904年时期的国王行宫,
  现在里面还开放老挝民族戏剧表演,可以买票观看。
  两位腿脚受伤的西方游客,坐在石阶上休息。
  寺庙建筑上精美的佛教人物鎏金雕饰,红墙朱瓦鲜艳的色彩,
  因为安静,带给人平复心灵的感受。
  香通寺里的僧人,正在修葺破损的法鼓,
  专心致志的僧人手臂上,有一处醒目的纹身。
  一位少年僧人,抱着小狗从夕阳的光影里走过。
  黄昏的阳光柔和的笼罩了四周,一切都显得安逸温暖。
  背阴的寺院,发呆的小僧人默默的看着院子里,若有所思。
  院子里晾晒着老挝的卷粉,小乘佛教寺庙是不生烟火的,
  这些卷粉,想必是周边的居民放在这里晾晒的吧。
  普西山上,和熙熙攘攘的游人挤上山顶,等待远在湄公河边的落日,
  寺庙的窗口,僧人也举起手机拍照。
  乌帕拉荣孔路边,寺院残旧的古塔下,少年们玩着踢毽子比赛,
  两位僧人一左一右,担当裁判。
  三位走在夕阳里的僧人,不知道要去哪里。
  我们在琅勃拉邦的几天里,换了两家酒店,最后住的老挝国花酒店,
  是成都人开的,每晚45美金。
  在美食难寻的老挝,我们吃饭也大都在这酒店里解决。
  每天出门穿街走巷,慢行琅勃拉邦,
  去散落街巷里的大小寺庙,
  感受僧人们的生活。
  或者,坐在酒店门前的座位上,
  看街上行人突突车来来去去,
  看着僧人一身鲜艳的桔红色从面前走过,
  走远。

免责声明:凡本站未注明“原创”的文章均为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相关文章侵犯到您的权益,可联系本站删除admin@89es.com。